華人星光》再見了,胡錫進

華人星光》再見了,胡錫進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16日在個人微博發文宣佈正式退休。(環球網)

12月16日,胡錫進宣佈自己辦理了退休手續,不再擔任環球時報總編輯了。

一直以來,針對胡錫進身上的各種標籤耐人尋味,「騎牆」「叼飛盤」「和稀泥」「老胡中肯」,表面上,胡錫進是《環球時報》的「流量擔當」,實際上,他是當今社會一面叛逆的「照妖鏡」。

胡錫進的性格,養成於他小時候的「叛逆」。

1960年4月出生的他,父母都是工薪階層,要養活胡家5個孩子,日子過得非常拮据,胡錫進想買書父母都拿不出錢來。父母對他別無所求,只望他當個工人,日子安安穩穩,但胡錫進希望的從來不是安逸人生,他骨子裡「不安分,渴望改變」的聲音,一直在叫囂。而他的每一次選擇,都從來不按常理出牌。

大學畢業後,他考進北京外國語大學讀碩士,居然選擇了最冷門的專業俄語系。按他自己的說法:「《安娜卡列尼娜》《戰爭與和平》,讀得我熱淚盈眶,從托爾斯泰,契訶夫的筆下,我突然看到世界上最偉大的文學作品,那些人性的光輝一下子照耀我,就像冰雹砸下來,把我砸懵了,原來世界是這樣的,文學這麼偉大!自由,人道主義,我被感動了!」於是爲閱讀更多俄語文學作品,他果斷選擇了俄語系。

1989年,胡錫進有兩個工作機會:去當戰地記者,可那時中國幾乎沒有戰地記者,戰爭畢竟太可怕了呀;或者,他可以去中國進出口公司,那會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大地,進出口公司謀職多安穩體面啊。可他再次做出驚人決定,偏要選擇危險職業,當記者過遊移不定的生活,他說:「想想看,困在機關或公司大樓裡,一輩子該有多無聊。」

就這樣一衝動,他成爲《人民日報》駐南斯拉夫記者,南斯拉夫那會就是個「火藥桶」,紛爭衝突不斷,胡錫進這一去,經歷的是生與死的考驗。去前線採訪,開車大約三四百公里,相當於北京到邯鄲,都是彎曲的山路,他後來說,那會沒覺得怕,現在想想,一個不小心,就人車皆完。

民众党团质疑破坏宪政体制 游锡堃举例:检方依例搜索前电话通知

還有一次,交戰的城市着了大火,滿地都是炮彈殼,胡錫進試圖進入城市採訪,但是被人拉回來了:「你不要命了嗎!」當時真是驚心動魄,耳邊都能聽到子彈飛來的「啾啾」聲。

琼斯杯》好想赢韩国!马建豪轰20分 中华白两分饮恨

駐南斯拉夫三年,他親眼目睹這個東歐大國,因爲戰爭走向分裂,還寫下一本《波黑戰地採訪手記》,有人看過後這樣評價:一個人要是一輩子留下這麼一本書,第二天就死了,那他這輩子也值了。

石川能登半島強震 外交部:台灣創價學會捐日本賑災350萬

也因爲這樣的戰爭經歷,激發了他心中潛藏已久的愛國熱血:中國不能「亂」,中國要發展!他爲什麼會這樣想?因爲戰爭導致上千萬人被凌辱,被趕出家園,他看到了一個國家分崩離析的無奈,那感覺就像自己的民族成了一塊肉,任人宰割。而當時的中國,並沒有比這塊肉強大多少。你不想死,不想沒有家園,想吃飽飯,想活下去,那麼,就需要一個強大的國家來保護你!

所以,中國不能亂,所以,胡錫進回國後,加入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他決定改造這份報紙,不光要讓它成爲受人民認可的可讀物,還要讓它成爲一面敢講真話的「鏡子」!

山河万朵 小说

作爲人民日報旗下的官媒,環球時報一直是中規中矩發展,可自從胡錫進來了,環球時報什麼都敢說。他抓熱點諮訊,進行犀利報道,當時有些國際話題是敏感的,可胡錫進說,要讓中國社會信息暢通,要讓大家知道世界上發生了什麼,包括對我們不利的事情,這一點很重要!

一直以为是男孩子的孩子王其实是女孩子 2

邮储银行上饶市分行开展反洗钱知识宣传活动

胡錫進決定對某個敏感事件發表評論,爲追尋真相會到處找人問,他說:「我經常自己打電話,有時候會打一個晚上,如果誰都不說,我就知道了,這是特別敏感的事情。」

前幾年希拉蕊訪華,胡錫進和環球時報發文章猛烈抨擊;英國首相卡梅倫來訪,環球時報也在當天就懟,因爲他之前不顧勸阻見了達賴,即使今天來了不代表這事過去了。

10年期公债最高得标利率1.21% 连三降

發表這種態度強硬的文章,胡錫進其實承擔了很大的壓力,他說:「都是我們自己定的,這怎麼可能跟上面去溝通,路就是需要你自己去摸索,這種文章發出來,領導一看可能嚇一跳,後來看完後也接受了。」有一說一,敢評敢說,這就是輿論寬容的嘗試,這一條路,就是靠這樣一步一步闖出來的。

而看過環球時報報道的新聞後,有網友這麼說:環球時報,是目前唯一,會爲自己錯誤報道道歉的國內媒體;環球時報,也是許多禁詞在國內曝光的首先,甚至是唯一途徑。

2011年2月,胡錫進在新浪微博,發出他的第一條公開動態:「我是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當過11年兵,作爲記者,在前線報道過波黑戰爭和伊拉克戰爭。熱愛祖國,懂得這個國家的艱難,作爲總編輯,我希望環球時報說真話,

不迴避敏感問題,用我們所有報道,展現複雜的世界和一個真實複雜的中。」

胡錫進說:「我覺得我們是真誠地來幫助這個國家,真誠地服務社會,真誠地促進中國崛起,我們與中國崛起共榮辱,西方媒體批評我們不怕,他們批評中國的時候,捎帶把《環球時報》批評了,這證明我們是主流媒體,如果西方媒體特別喜歡我們,說明我們是中國社會搗蛋份子、這可不行,我們真誠爲社會服務,社會一定會回報我們。」

解决法传系统时间差 唐凤推确诊个案管理系统

只是,胡錫進的真誠,卻總是被各種誤會,經常是被「兩面夾擊」。因爲言辭犀利,因爲採點敏感,他沒少挨領導批評,他和環球時報,被看作是官媒中的「另類」,但胡錫進依然「叛逆」:「作爲黨媒,那必須跟着黨走,最根本的中國利益,我們每個人都要維護;其次,也不能什麼都聽領導的,媒體人要有真實性、主動性。」

而在一些公共知識分子看來,胡錫進是從側面爲官方說話,甚至有人說他「叼盤俠」「體制的走狗」。對於外界這樣的貶責,胡錫進說:「有人說我是『惡人』,讓他們說去吧,沒關係。我也不知道,我是罪大惡極還是窮兇極惡?」

看国民党主席选举 彭文正:恨铁不成钢

「在這個衆聲喧譁的時代,我不奢望自己的羽毛完好無損。」

人民日報社社長張研農稱:《人民日報》代表中國國家的立場;《環球時報》則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中國民間的態度。」環球時報的存在,就是要說明一個道理:我們的國家很好,但還需要更好。

無論網友如何罵,無論同道如何勸,胡錫進就是不改變自己,不但堅持微博天天發,還一天發好幾條,並且從不關評、刪評。 面對各種冷嘲熱諷,老胡以謙和的態度去迴應:「在我微博下,怎麼罵我個人都沒事,罵我叼飛盤,臉皮厚,跪舔,我都捏着鼻子忍了。就是一條,別死氣白咧在我這裡罵體制 ,別惡毒攻擊國家重大決策,希望大家留口德,各位爺都牛掰,我給大家作揖了。」

《国际产业》赖清德表明若当选 TSMC将在全球开花结果

有時候,胡錫進剛罵完別人跪舔美國,就立即意識到罵人不對,開始反思,我老胡輕易不罵人,只是一時沒憋住。但剛致完歉沒多久,又連續點贊三條跟着他罵「美狗」的評論。

时论广场》大陆人民的善意 是台湾的安全长城(潘华生)

還有一次,胡錫進的手機號碼被公佈,不少人排隊打來騷擾電話罵他,他本可以換個手機號,可他說:「不換,換了號他們還會給我公佈出去,我覺得沒關係。」

北市明年元旦YouBike前30分钟免费 交通局:进入研议阶段

作爲一個媒體人,胡錫進不走尋常路。前年香港打砸事件,《環球時報》赴香港特派記者付國豪,遭暴徒非法拘禁與毆打,輿論緊要關頭,身爲主編的胡錫進沒有龜縮在後方,而是單刀赴會,赴香港電臺演播室對話,堅持一箇中國的立場,胡錫進「二打一」,他毫無懸念的贏了。

10月9日他再次赴港,就在暴徒的眼皮子底下,探訪現場走訪基層,接受多家港媒訪問,還與幾個「廢青」進行面對面的訪談,並且放出了全部的錄音。

强化区域防洪能力 台南三爷溪排水全线整治年底完成

外界批評的再狠,沒有人說過胡錫進在香港風波中,沒做到一個媒體人應盡的責任。

這些年,環球時報和他自己,在謾罵批評中卻「活的還不錯」,胡錫進認爲,這證明自己獲得了民衆的支持。他說,是因爲自己「和國家利益站在一起」。

而新冠疫情爆發後,他從始至終都在關注,都在發聲。胡錫進說:「國家衛生系統沒能及時判斷疫情的走向,向社會作出警示,這無論如何都是他們的一個污點。」

「請各方的官員們好好尊重人民羣衆,坦誠面對人民羣衆,人民羣衆是惹不得的。」

早在2020年3月5日,大家關注來自韓國、日本的輸入病例時,他就已經提醒:「都這種時候了,美法德來的人也得隔離14天!」

2020年3月15日,鑑於瑞典、英國,對於新冠病毒的策略幾乎是「放棄抵抗」,他又說:「建議中國政府,立即切斷與瑞英兩國的航空聯繫,同時不再向兩國公民發放簽證,在14天內有兩國旅行史的第三國公民,也不能進入中國。」

針對意大利期望中國醫療隊接管當地ICU,胡錫進發表了自己的看法:第一是量力而行。第二,不能讓意大利等國有過高期待,我們不能把話說的太大,以至於對方期待高了而我們又做不到,援助了反而落下埋怨。中國有老話說,升米恩,鬥米仇,還有說,大恩若仇,都是這個意思。第三,對意大利及其他國家提供醫療援助,這是純人道主義援助,它會增進中意和中國與有關國家的情誼,但僅限於此。

後來,北京市公佈了一個境外關聯病例,患者只是和從英國來的人,都有走樓梯的情況,這都能被染上?!他發出呼籲:誰能保證居家隔離者房門不出電梯不用?希望各地居家隔離,改爲集中隔離!

來上海的英國女婿不服從集中隔離,很多官媒還靜觀形勢之時,胡錫進已經挺身而出,他說:「希望各地基層的骨頭都硬一些,別見了黃頭髮藍眼睛的外國人就打怵。」

「我們必須理直氣壯堅持自己的做法,要讓外國人習慣中國基層防控就是這麼嚴,要樹立中國基層防控的權威!」

而在抗疫激情澎湃之時,大家都有些膨脹,胡錫進不合時宜的「澆了一盆涼水」,發表了文章:《這場災難再次證明中國的強大,同時也暴露了我們的重要軟肋》,文中尖銳指出:中國在這次抗疫中,確實有許多值得自豪的地方,但衛生防疫系統、社會治理、甚至是公衆不喜負面新聞的態度,統統都是我們的軟肋!

這番疫情之下的良藥與忠言,在熙熙攘攘的聲音中很冷靜很清晰。面對一個「複雜」的中國,胡錫進堅持實事求是,一直「叛逆」而行,大是大非面前,他敢不顧及官場體面,直接抨擊一些官員的不作爲,因爲一個世界,不能只有一種聲音。

作爲老百姓的「眼睛和嘴巴」,他一次次說出了,我們每個人無法說出的話。可這樣的兩頭兼顧,恰是他被誤解的根源。這麼講吧,這邊的認爲他是叼飛盤,那邊的人認爲他是叛逆者,而他既要爲兩頭殫精竭慮,還要遭受自己人射來的毒箭,可以說是如履薄冰了。

但這些對他來說都不重要,因爲追根究底,他更是一個徹底的真正的愛國者,以對國家堅如磐石的忠誠,引導着每一箇中國人,去如何理性地熱愛自己的祖國,作爲一個媒體人,胡錫進最終的目的,與你我一樣:只爲這個國家能更好。

曾經有人問他,要是有一天你離開了,環球時報怎麼辦?老胡說,我離開了《環球時報》,會有新的領導者,帶領它走一條更有希望的路。

2021年的今天,胡錫進宣佈,自己不再擔任環球時報總編,突然聽到這樣的消息,才發覺歲月不饒人,當年意氣風發的小胡,也成了60多歲要退休的老胡了。

網友們有些難過,不敢說環報及胡錫進,是中國媒體業內的良心和脊骨,

但他們的犀利報道卻是讓人感覺,這個社會還存有點生氣,至少還有能不說假話,不邀寵,不煽情,不賣身的媒體人!

两性作家力挺许蓝方怒呛酸民 「不可能单方面撩一下就出事」

中國的幸運,總體現在每每死寂的整體沉默中,到底還是有像胡錫進這樣的,敢站出來發出幾句真實的吶喊!

悠悠歲月催人老,今天,要和胡錫進說一聲再見了,這位叛逆而堅定,在體制內做出不同文章的紅色媒體人!一個世界不能只有一種聲音,中國終因有這樣的一羣媒體人,而走向強大!

兔子君的枕头

(本文來源「華人星光」公衆號,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全年出口估4,300亿美元 Q4旺季有点凉?财部:黎明天会慢慢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