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之間 能不能有話好說?

兩岸之間 能不能有話好說?

招待臺灣朋友來家裡吃飯。(作者提供)

上週看到《旺報》兩岸徵文版面刊載出一篇〈朝聖中共一大會址〉的文章,是一位臺灣人所寫的,作者在文章當中持平的提到:「知道中國共產黨很久了,但對於中國共產黨是怎麼產生的,卻好像一直以來都沒有一個比較清楚的系統性認識。當然,要說真的有多麼深刻的體會,也勢必沒那麼容易。但我一直在相關的兩岸專題研究課程上,對於中國共產黨的黨政人事問題和同學多有討論,這些研究學習的過程,雖然讓我對於『現在』的中共有所進一步的認識,瞭解他們的權力形成與人事安排,但是對於這個成立於1921年,至今建黨也已經將近百年的政黨,我卻發現,相較於我們歷史教育中對於中國國民黨的詳細教學,我們對中共的理解,其實是很稀少,甚至是很片面的。」

對話之間存在障礙

北宜公路交通事故攀升 新北警加强执法

身爲一個大陸人,同時也身爲「前少年先鋒隊」以及「前共青團」成員,我不禁開始反思這個問題,以往我所遇到的臺灣人,對於中國共產黨,都是直覺式的反感有加,並且幾乎從來沒有任何一句好話,這也在某種程度上就決定了有些大陸人和臺灣人之間對話的一個很大的障礙。

(C91) 十二月の鄙陋 (3月のライオン)[胸垫汉化组]

我認識的許多臺灣青年學生和社會上的朋友,大多數屬於年輕的80後一代,他們所受到的,一來承接了黨國時代對於中國共產黨的負面宣傳,二來下啓了民進黨執政後以及諸多有顏色標籤的媒體對於整個中國大陸舖天蓋地的惡劣印象,且先不說許多落後的、匪夷所思的「吃不起茶葉蛋」與「買不起筆記型電腦」爭議,他們對於中國大陸的印象,完完全全符合了「井底之蛙」和「夜郎自大」的心態,始終停留在「幾十年前」尚未「改革開放」的社會情況。而這樣的認知差距,非常普遍的存在於我認識的這些來自不同家庭背景、不同教育環境的「臺灣人」當中。

不断更新》四川地震增至65死248伤12失联 逾5万人临时安置

雖然那位作者所寫的是「中國共產黨」,但是對於我這些年來從臺灣社會、媒體、實際上所接觸到的這些人來說,他們卻是幾乎非常直接的把中國共產黨與整個中國大陸社會畫上等號,連帶的把「所有大陸人」也蓋上了同樣的烙印,然後加諸許許多多非常刻板的、教條式的關鍵字標籤在我們身上,比如說「被洗腦」、「沒有自由」、「不能上網」、「不懂民主法治」、「盲目信仰共產黨」……這樣的話語,或者是換成質疑的問句,是我這幾年經常必須回答的問題。

徐耀昌公开挺钟东锦 直言国民党要检讨

逍遥岛主 小说

我自認個性非常客氣了,所以每次遇到這樣的問題,我都會笑笑的解釋,但是在我努力維持着對話品質的時候,我卻會意外的發現,很多時候這些對話的一方,不是想真正瞭解事情的是非曲直,也不是想要釐清真相,而只不過就是想要藉由我的回覆來武斷的推定「果然就是受了中國共產黨的洗腦」,或者是「爲什麼不反對那個專制、極權的政黨」,還曾聽過,有人用這樣的說法來描述:「大陸人都是隻要能夠賺錢、口袋裡有錢就好了,不需要尊嚴、也不需要自由。」

說真的,脾氣再好,聽到這樣的話也會忍不住怒火中燒、感到憤怒,特別是沒事把所有中國人綁在一起罵,說我們是沒有尊嚴、「爲何不推翻中國共產黨統治」……這樣的話聽在耳裡先是刺耳,但到後來,我也比較能夠釋懷了。

驱魔师阿克西亚

公民意識在我心裡

我之所以覺得刺耳,不是因爲我信仰中國共產黨統治,而在於我從社會現實、國家治理、全球變遷的各種外在內在的因素比較之下,我理解到中國共產黨作爲一個威權政體,在治理我們這樣的一個龐大國家機器的時候,確實有些時候不得不的「雷霆手段」,必須要有強大的「執行力」,方能夠支撐。

但這並不是代表說我就能夠絕對的支持與擁護愛戴,作爲一個國民、作爲一個公民,我仍然時刻警醒着自己、惕勵着自己,對於國家機器、黨組織無所不在的滲透,必須要抱持着高度的清醒認識,就像德國哲學家黑格爾所說的「存在即合理,凡合理的也必將存在」,中國共產黨歷經了不斷的革新、成長、改變,讓自己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下持續改革自身,這是一個政黨在統治大國、面對全球時局變遷的必然過程,當然,這並不能掩飾我們在人權、法治、民主自由等各方面還不夠自我完善、還不夠達到所謂的「普世價值、文明標準」,有些時候我們不信仰西方那套,有些時候我們要借用其來截長補短,這些都是中國文化能夠不斷進步、國家得以始終存在的革新基礎。

而我到後來逐漸釋懷的原因,不是因爲他們說的對,說中了我們尚且不足的地方,而在於我對這些正反意見的辯證,慢慢有了更高層次的理解。我們的重點不在於辯倒對方,或是表明自己的立場,更好的討論意義在於我們能夠同時瞭解到對方和我們之間的同與不同,最好也別挾帶自己的許多偏見和有色眼光,在態度上儘可能不帶嘲諷、不帶刺、不帶優越感的去跟對方溝通,而是放下自我,去接受來自於這些「不懂你、也不想懂你」的朋友,給予你的各種指教。

而我發現,當我在虛心受教、唾面自乾的時候,反倒是那些人的孔雀尾巴擺在那裡收不起來了,他們反而會時而面有慚色、有點心虛的跟我表示:「你跟我認識、想像的大陸人太不一樣了。」、「是啦,我也覺得其實我們現在經濟實力就是比不上你們,所以只能拿民主自由來說嘴,可是我們的民主也實在表現得太不堪了一點……」、「如果中國共產黨不要總是那麼耀武揚威、拿着飛彈對着臺灣、三不五時就對我們文攻武嚇,我其實真的很想去中國大陸看看,那些小時候聽了無數遍的歷史古蹟和名山大川……」

李旼快评》918给台湾什么教训

我不是來跟你吵架

学校停课重创团膳业者生计 绿党团向行政院提2建议

我不是來跟臺灣人吵架的,我也知道我們各自的政體、各自的社會中,都有着這樣那樣、或多或少的缺點跟不足,這些東西,相互比較之下,能夠借重對方的智慧、學習對方的進步和優點,就能夠不斷內化改善我們自身,讓我們更加站得穩、走得快。

星級評論/胡瓜棄守、白冰冰碎片化 台灣音樂節目遭遇困境與斷層

宇宙战舰提拉米斯

臺灣的朋友想了解我們,我們又何嘗不想去了解臺灣社會?且讓我們互相尊重,改掉那些「只會批評而沒有建設性」的毛病,先從朋友做起、建立夥伴關係,有話好說,好好說話。

蔷薇十字架